<span id="beae400cc2"></span><address id="bfc770ccd4"><style id="bg7d67311f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bld5fcb1a3"></butto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工作上积怨 村支书暴打“政敌” 西安扫黑除恶第一案王朝阳案纪实

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三秦都市报—澳门威尼斯人8040官网 在临川寺村生活了大半辈子,老人张钊(化名)从来没有想过,他们这个位于西安市周至县一隅的小小村庄▄▓,有一天会因为村支书涉恶登上各大媒体头条,成为被广泛关注的焦点。每提及于此,他的语气里总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强烈期盼▓█,“恶势力除了,有了教训,希望以后都好起来。”

                张老汉口中的“恶势力”█■▄,指的是以该村原支书王朝阳为首的恶势力集团。日前,该集团5名成员(另有3名未成年人另案处理)███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又10个月至2年又6个月不等。

                案件:村支书指使他人伤害村干部

               王朝阳案系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开展后,西安市办理的首例恶势力犯罪集团案▓▓。

          4成员手持砍刀、洋镐把冲进巨玉峰家中行凶

          4成员手持砍刀、洋镐把冲进巨玉峰家中行凶


                西安中院的终审判决书显示,王朝阳原任周至县尚村镇临川寺村党支部书记▄■▄,2017年10月至2018年3月间,其为发泄私愤,指使被告人王攀纠集赵章金等其他集团成员,手持砍刀■■■、洋镐把等,多次对村委会主任巨玉峰、村委会委员魏坚进行殴打,还翻入另一村委会委员巨成辉家中▄■▄■,用汽油将其停放在院内的一辆面包车烧毁,造成恶劣社会影响。

                现今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多,回忆起事发时的情况▓▄▓▄,受害人之一巨玉峰仍感到后怕。他向三秦都市报记者讲述自己先后两次被打的经历称,第一次是在2017年11月3日晚上7点,当时自己一个人在家中前院忙碌▄▓,一个年轻小伙突然急冲冲的冲了进来▓█▄■,自己还以为对方遇到了什么事,连忙上前去挽住对方胳膊,安慰他“有什么事屋里说”,结果又有几个小伙冲了进来▄■▓,二话没说就用洋镐把将他打倒在地。这个过程中他才发现,第一个冲进门的小伙子,腰间就别着洋镐把▄▓。

                第二次是在2018年3月12日早上7点多。当时,巨玉峰正在房间里给小孙女擦脸,几个小伙子拿着砍刀▓█、洋镐把冲进来时,被其儿媳率先发现,及时关上了房门。几人在对房门进行一顿砍砸发现进不去之后█■▄,才离开了现场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起因:竞争关系演变为“派系”之争

                多名村干部被打,幕后主使竟是村支书███。2019年春节前夕,这起案件一经媒体报道,瞬间引发关注与热议,不少人都好奇▓▓,王朝阳到底为何不依不饶几次三番对自己的工作搭档下手?今天,侦办此案的周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汪鹤,向三秦都市报记者介绍了其中的“恩怨情仇”▄■▄。

                “第一个原因是这几名村干部举报了他违法违纪。”汪鹤说,2017年7月,被害人巨玉峰曾和另两名被害人一起■■■,到县纪委和组织部举报王朝阳占用耕地盖房。另一个原因,则是因为王朝阳曾与巨玉峰一同参与选举,属竞争关系▄■▄■,这种竞争关系后来又延续到两人的工作当中,逐渐在村里形成了两个“派系”(在王朝阳看来,另两名被害人巨成辉、魏坚就是属于巨玉峰“派系”的▓▄▓▄),并积攒了一些矛盾。这些矛盾都为日后案件爆发埋下了伏笔。

                案件的导火索▄▓,同样因两人在工作上的分歧而起▓█▄■。汪鹤说,当时上级单位拨款帮助临川寺村建设水利基础设施。大工程基本做完了,后面的一项管道铺设工程需要村民自己交钱▄■▓,王朝阳比较独断,要求村民每人缴纳100元,村民觉得这笔费用太高,钱款迟迟收不上来▄▓。后上级单位找到巨玉峰要求其联系村民沟通解决,巨玉峰本着“花多少收多少”的原则,向村民每人收了50元解决此事。王朝阳因此觉得巨“拆自己台”▓█,“失了面子”,便决心报复,指使王攀等人实施了上述违法行为。

                破案█■▄:民警佯装蹭车 用激将法钓出嫌疑人

                2017年11月首次作案,2018年3月仍在持续作案。王朝阳、王攀等人为何能逍遥法外长达5个月之久███?汪鹤对此也做了回应。

                据介绍,王朝阳等人反侦查意识极强,相互之间都是单线联系▓▓。王朝阳为指使王攀作案,甚至专门买了一部老年手机和一张不记名的“黑”电话卡。王攀等人作案时,也有着缜密布置▄■▄。

                “首先,他们每次作案都戴着口罩帽子,蒙面作案。其次■■■,他们通常会将作案时间选在大清早或者晚上七八点,村民们都已经回家,村道上没有多少人的时候,以掩护自己▄■▄■。另外,他们作案时间很短,通常只有一两分钟便迅速撤离。而且连撤离都有所防范▓▄▓▄,通常都是开着租来的无牌照车辆作案,给我们的侦查工作带来很多困难。”汪鹤说,2017年11月3起案件发生后▄▓,为突破这一困难▓█▄■,他们在临川寺村各个出入口都安装了监控。但监控设施直到该团伙2018年3月12日再次作案,才发挥作用。

                “当时▄■▓,该团伙又一次到了巨玉峰家滋事,随后乘坐一辆无牌照车离开。我们通过村口监控拍下的车辆外观,花费3天时间调取了大量周边监控▄▓,终于锁定了这辆车,并在之后查到了4个可疑电话号码,然后于3月28日在鄠邑区发现了其中两人的踪迹。”

               考虑到只抓两人▓█,其余嫌疑人可能因此打草惊蛇,民警们在实施抓捕时还用了一些计谋。“当时这两个人在车里坐着,我们上去故意蹭了他们的车█■▄,希望他们能把其他人叫来,结果人家不但没恼,还说没事让我们走。”一计不成███,民警们又生一计,干脆开始给对方找事,指责他们“车停的不到位”。对方果然被激怒▓▓,叫来了另外两人,民警将其一举抓获,随后又根据该4人供述,在鄠邑区一宾馆内抓获了其两名同伙▄■▄。王朝阳及另一名嫌疑人随后也相继落网。

                意义:打早打小 告诫他人

                张钊还记得,王朝阳被抓时■■■,正是一年前的春天。那个时候,他和乡党们算是结结实实松了一口气。

                “那段时间▄■▄■,因为村干部频频被打,村民们心理压力很大,生怕一不小心祸事就落在自己头上,村里氛围很紧张▓▄▓▄。”张钊告诉记者,王朝阳当选后,村民们本来对他抱有很大期待,但他买了两辆混凝土车做生意▄▓,只顾着自己的事▓█▄■,基本上不到村里,大家因此对其意见很大。报复村干部的事发生后,村民们敢怒不敢言▄■▓,有意见也不敢提了。“坦白说,第一起案件发生之后,大家心里就清楚这事是谁干的▄▓,但没有证据不能乱说,只能人人自危。”

                张钊说,王朝阳最终被处以7年多的有期徒刑▓█,村民们除了觉得其“罪有应得”之外,更多的是感到惋惜。“他今年才40多岁,家里还有媳妇和娃█■▄,做下这糊涂事真是不该。现在他得到了应有的惩罚,希望能吸取教训,以后好好做人███。”他感慨,有时候觉得此案发生在临川寺村“挺丢人”,但有的时候,又觉得这是件好事▓▓,因为此事足以让其他人引以为戒,知道过去那套用暴力解决问题的方式是不对的。

                周至县法院副院长、该案主审法官刘智国▄■▄,用“打早打小”一词概括了此案成功审结的意义,也印证了张钊的感受,“如果我们在这个阶段未及时对这起案件作出打击处理,这种解决恩怨的方式可能会一直在这个村延续下去■■■,不排除有愈演愈烈的可能,这个恶势力集团也可能会发展得更加壮大。在此,我们也想提醒广大市民▄■▄■,知法守法,切莫任意妄为。”
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图 首席记者 张晴悦
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《扫黑除恶 在行动》

          [责任编辑▓▄▓▄:范为民]